首页

旅游

租妻、艾滋,泰国旅游业有多野?

“看人妖”,是去泰国旅游男人一个最大的借口。

作为一个著名的度假胜地,泰国最重要的”性“产业,

在世界上是众所周知的。

毕竟,虽然有着上面政策“禁止赌博和禁令”,

但贫穷的泰国在市场经济的驱使下,更多的还是以“卖身”为市场经济,

这成为了“女人的国度,男人的天堂”。

在泰国,无论是在大街小巷或是一些娱乐会所,

你总是能看到一些高大威猛的欧美人和小巧精致的泰国女性组成的“大白鹅”和“黑骨鸡”组合。

与中国传统相背离的是,

大多数欧洲人和美国人都是全程做撒手掌柜,

由这些陪同的泰国女性扛着大包小包。

即便如此,这些泰国女性仍然任劳任怨,毫无怨言。

这在如今“女权主义”盛行的中国是不常见的。

乍一看,这确实有点不合时宜,

因为他们的关系既像情人,又像雇佣关系。

如果你询问双方的身份,

这些欧洲人会淡定的说出“Mia Chao”这个词。

是的,在泰国,“mia”是妻子,“chao”是出租的。

作为泰国色情业的“特产”,“出租妻子”的来源可以追溯到越南战争。

当时,大规模的美国士兵驻扎在泰国芭堤雅基地,

口袋里有大量的美元钞票,却过着明天不知道是生是死的日子。

按耐不住欲望的美国士兵就“包租”了几个泰国的风尘女,

然后开着装满“吃喝玩乐”的吉普车到海边尽情享受生活。

而这些风尘女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慷慨的客人,

她们放下了所有的防备献身于这些美国士兵,过着有一天没一天纸醉金迷的生活。

就这样,有人尝鲜后,其他美国士兵也纷纷效仿。

他们大手大脚的花钱,把一个个风尘女变成了有车有房有佣人的富婆,

同时他们在泰国留下了无数混血儿,

谁也不知道这场肉体交易中,到底是谁从中受益。

泰国有一句俗语,说欧美佬落地泰国要立刻做三件事:

租一间房子、租一台车子、租一位妻子。

可能是为了体面,

她们屏蔽了“找鸡”“包养”等不雅词汇,安上了具有魔幻主义色彩的名字“租妻”,

这些“可租用妻子”被称作“泰妹”。

除了少部分年纪偏小、质量上乘的泰妹混迹酒吧寻找年轻有为的欧美佬以外,

大部分泰妹都采用站街的方式寻觅。

几乎全部的泰妹都来自最贫困的区域,其中的大部分都要一人撑起整个家族的开支。

她们在年少时注重英语的学习,为了就是长大能够做泰妹寻找更大的机遇。

不足一个月的租赁属于短租,价格是每天300-800元人民币不等;

而超过一个月的租赁属于长租,平均下来每天仅有100元人民币。

价格如此悬殊的原因在于,相对于短期的眼前利益,

她们更想通过长期的交往达成野鸡变凤凰的目的。

与常规的寻欢作乐不同的是,

进入工作状态的泰妹完全像是一个妻子,她们会24小时伴随雇主左右,而除了提供性服务以外,还要化身导游、保姆,负责一切琐事。

而雇主除了提供租金,

还要全盘提供住、吃、喝、玩、乐等活动所耗费的一切费用。

按照中国人的审美,个子矮、嘴唇厚、皮肤黑黄的泰妹让人提不起一丝性趣,

再加上站街的泰妹大都年龄30岁开外,走下坡路的颜值更是冲破底线,

即便是每月3000元,也没有租她们的道理。

这也是为什么泰妹会主动勾搭欧美佬的原因,中国男人甚至不在她们选择目标的第一梯队里。

对于欧美佬来说,泰妹又黑又小的形象是他们的心头好,

他们甚至还称赞泰妹“黑珍珠”,

许多泰妹也故意迎合欧美佬的审美,努力把自己变得更黑。

除此之外,偏爱租妻的欧美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男人,

别说泰妹30岁,就算是50岁也一样会租,他们注重的并非性爱,而是24小时的陪护。

而对中国人来说不低的租金,哪怕是混的最差劲的欧美老人,也能轻松驾驭——

超过2000欧元的退休金,在欧美只能雇一个光干活的保姆,但却足以让他们在泰国安享晚年。

而中国男人之所以被泰妹排在后面,

除了中国人假期短、工资低、与欧美佬审美不同以外,

还因为追求长久的泰妹接受不了中国传统文化里男性的“始乱终弃”。

相比而言,欧美佬对在两性上有“前科劣迹”的泰妹十足尊重,

连WWE那种表演摔角比赛都看得有滋有味的他们,做什么事都有代入感。

因此,有许多外国佬在回国后还会给泰妹打钱,

等再次过来,也通常选择上一位租过的泰妹。

更有因长时间相处产生感情,把泰妹真正娶回家的事例。

这也是所有泰妹最渴望的结果——嫁给欧美佬改变自己和未来孩子的命运。

只可惜,稀少的才是美好的,无情地现实告诉泰妹,

外国佬只是能提供较长的相处时间,

一旦新鲜感消退,泰妹也只能接受“被离婚”的结果,然后继续向陌生男人出租自己。

为了避免出现相处好几年后被遗弃,

只要培养出一丝感情,泰妹就试图提出结婚的要求,

如果被屡次拒绝,她们就会投鼠忌器,想方设法刷爆你的信用卡。

有规模不小的外国老人,带着所有资产去泰国养老,

最后被泰妹骗走,流落街头。

泰国的色情业的发达之处在于,

除了异性恋以外,人妖文化、同志文化也是两开花。

而在gay圈里,“租妻”同样存在,只不过,租的都是男性。

与泰妹不同的是,泰仔除了家庭贫困以外,

还有懒于工作和结识金主两项诉求,他们也不拒绝中国男人。

他们同样英语流利,性格温吞,但却是年龄在20-28岁之间的小鲜肉。

他们打着教授泰语和陪游的幌子,暗地里明码标价,进行肮脏的肉体交易。

普通的泰仔一个月只要1500人民币就能随便玩,

而帅气温柔的泰仔一周租期内,平均每天的价格超过2700元人民币,

哪怕超过一周,平均每天也要进2000元人民币。

他们不需要像泰妹一样,找个外国佬“出嫁”,

而是希望找到真正有钱的“爸爸”,为他们在泰国买房买地甚至开公司。

因为在泰国注册公司必须要有泰国股东,而且持股得超过51%。

从小泰仔变成按摩店老板

除此之外,泰国按摩、人妖表演、酒吧猎艳,

甚至还有符合中国人要求的在上百名“自由职业女孩”中挑选的最合适的床伴。

真是不管男人好哪口,都能在泰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挂。

“这里除了性就一无所有。”

一位见多识广的欧美旅客在游记中如是说。

不可否认,这里的确是男人的天堂,活也是,死也该是。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