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 中国式脱单,花了270万,遇到的不是骗子就是托儿

01

在很多人的眼里,剩男剩女就是“猪”。

他们与这些“猪”建立“恋爱关系”,这叫“养猪”,他们摸清“猪”的底细,然后用各种套路从他们身上获取财物,这叫“杀猪”,那些“猪”心甘情愿地走向他们的屠刀,被杀后还不知道去哪喊冤,这套流程,统称“杀猪盘”。

这是个真实的案例。

李婷(化名),家境优越,由于忙于工作,快35岁了却仍是单身。像李婷这样有钱又缺少感情经验的“猪仔”不在少数,她在周围亲朋好友的压力下,注册了某某婚恋APP,希望遇到合适的男会员脱单,为此交了几千块的会员费,期待着一场初恋般的爱情。

果然,充钱的人生就像“开挂”,刚注册2分钟,她就接到很多优质男士发来的信息。

李婷警惕性比较强,特意挑选了一名认证信息比较全面的男士接触。几句寒暄后,对方很快表示在婚恋APP上聊天很不习惯,顺便发了自己的微信号,让她加微信来相互沟通。

光是看帅气阳光的照片她就已经心动了,简单聊了几次后,她就已经完全坠入爱河,自己身边那些屌丝男,再难入她的法眼,因为这个人几乎满足自己对未来伴侣的所有想象。每天从早到晚,都会准时收到对方的问候,每晚固定的语音聊天,问寒问暖,“他给人的感觉特别温暖。他说自己特别会做饭。也喜欢小孩,爱收拾家,他说以后家务都由他来做。”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她几乎已经认定对方是自己的终身伴侣了。

02

男友理财也很有一套。

有一次,他说自己在外地出差,让李婷帮忙登录一个时时彩网站,买了1000元的彩票,没两分钟,就有几注中奖,奖金总额超过10万,李婷很兴奋,男友却表示,这不过是常规操作,他找到这个网站的一个漏洞,利用这个漏洞,这个彩票网站就是个提款机。

此刻李婷对男友早已高度信任,于是,按照男友的指示,她不停的充值、下注,等待开奖,几天就下注了30多万,按她的计算,本金加彩金应该超过60万。

问题出现了,有一天,她想提现,却发现根本操作不了,打投诉电话,对方告知她根本没这个网站,她去问男友,男友支支吾吾,很快,时时彩的网站根本开不开了,而他的白马王子,也从未再联系过她。

她被“杀猪”了。

与她有同样遭遇的人不计其数。

以前,电信诈骗是漫天撒网,成功率不高,现在骗子们也倾向于走细分、专业化道路了,剩男剩女就是极好的垂直领域。

这些骗局的组织者身在东南亚,每个杀猪盘都有明确的分工。一般分为话务组、供料组、技术组、洗钱组四类:

话务组是直接和“猪”打交道的人,有一套纯熟的话术体系;

供料组为话务组提供保障,因为很多信息来自于婚恋网站,所以对“猪”的各种属性有深入的研究,更方便话务组投其所好;

技术组比较简单,做一个个假的博彩、彩票、投资平台;

洗钱组最为关键,一般是老板自己控制或者联系渠道。

养猪一般需要半个月二十天,杀猪只需要两三天,几乎每天都能杀几头猪,每头少则20万,多则上百万,一名40多岁的男人也是在婚恋网站找到了“女友”,随后被忽悠下注北京赛车,被骗了270万。

03

剩男剩女们遇上“杀猪盘”的概率奇高,因为他们隐身在各个婚恋网站里。

自从婚恋网站从诞生起,就一直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如猫哥以行业代表“世纪佳缘”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有2050个结果,涉案金额从几千到几百万不等,相关的诈骗方式也是多种多样。如果把搜索范围扩大可能会有更多类似的案件。

婚恋网站诈骗案件层出不穷,没点胆子还真不敢爱了,因为你没法确定对方的注册信息是不是真实,即便认证过又能怎么呢?身份证可能是假的,照片更不靠谱,手机号不用实名,在网上也能买到连号的。

一个网店的客服张某说。

● “平均一个社交账号售价为17元,10个起售。”

● “语音包可以私人定制,支持各类语音定制,可以是萌妹,也可以是小哥哥,统统可以定制。”

● “一般别人找我要号都是成百上千的。”

如果在国内某电商平台输入“生活女照 套图”几个字,便会出来一系列的产品列表,其中一家名为“某某素材”的店铺上共有两个宝贝,均为个人生活照。该店店主表示,在他手里总共有260套资源。

原来除了诱骗受害人参与赌博之外,还有这么多的诈骗形式。

假冒支教老师已经过时,“卖茶小妹”的茶也喝够了,“虫草姑娘”也现原形了,“维和士兵”更是漏洞百出,一个外国人怎么会要求汇款到一个中国姓名的账户?

04

为什么骗子这么轻易就能得逞呢?难道平台没有审核吗?

其实你亲自找个婚恋网站注册试验一下就会发现,资料信息可以随便填写,不需要硬性上传身份证,银行卡等认证资料,有一个手机号就成功注册了,甚至头像都不是自己。

就算我把学历选为博士也不需要提交相关学历证书,就算离异过我也可以选择未婚,一名女会员上当受骗后称,“对方注册资料中,除了性别是真的之外,其他都是假的”。

婚恋网平台应该知道只靠一个手机号注册会有多大风险,却至今没有改进,大家肯定在想,他们为什么不履行最起码的监管责任?

“线上那么多会员信息,根本不可能一一监管。再说了,如果每一个注册用户都得通过‘实名认证’,我们哪还会有这么多‘资源’?”一位某婚恋线下门店的“红娘”对猫哥说,线上平台是他们获取用户手机号的重要手段,“有了手机号,我们才能一个一个打电话邀请他们来线下门店成为付费会员。‘实名认证’反而会影响生意。”

05

既然线上乱象这么多,那么线下应该会真实点吧,至少有线下红娘的审核啊?

大家应该还记得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被逼跳楼自杀事件吧,苏享茂是通过世纪佳缘相亲与其前妻翟某相识,二人均为世纪佳缘VIP会员,翟某隐瞒了婚史、年龄、恋爱经历等信息,并在婚后对苏享茂进行“威胁勒索”,苏享茂无奈之下选择自杀。

对于促成双方结识的“红娘”,苏享茂在其绝笔信中特意@了世纪佳缘。

不过,婚恋网站的实体店确实是个赚钱的好途径。

现在很多线下店是加盟制度,很多红娘都是仓促上岗,但如果你想让她给你介绍合适的相亲对象,那会员费是少不了的,有的红娘表示费用越高,质量越好,价目表有好几档,从几千到几十万不等。

贵也就罢了,红娘所能提供的服务与收费不成正比,有的用户交了1万多会员费,“先后见了六个人,平均每次约见2000多元,但是感觉效果并不好,感觉就像托儿,一开始微信发的优质男士都来不了,红娘解释说看不上自己,要不就是没时间,能见到的条件和自己要求差太多,最后变成自己眼光高。想退费就更难了,几乎是霸王条款。”

在聚投诉上,退款难是婚恋平台被投诉最多的事项。

为什么大家甘愿付这么高额的会员费去脱单呢?

除了你妈逼的紧,也跟红娘们精深的话术体系有关。

首先是了解你的感情经历,分析失败原因,你的这些经历反而成为他们抨击你的工具:为什么女孩对你没感觉了?为什么你碰到的女孩都不靠谱,先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吧?

接下来,就开始说平台的资源丰富,符合你条件的女孩很多,只要你花钱购买相应的套餐,就可以匹配相应的资源,如果你表示怀疑和价格太高,就会换一个老师继续给你“洗脑”,贬低你——不会给自己包装吧,不会和女孩交流吧,看你诚心实意找对象,最后给你一个优惠价,一万不够可以分期啊,总之就是让你购买服务,他们好去赚取提成,你的婚姻大事,人家凭什么操心?

所以吧,急于脱单的各位,都得心里有定力,警惕杀猪盘,分得清托儿和真正找对象的人,难度真是太大了,只能祝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