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原创 暴风集团卷入“遣散”风暴:400余人被欠薪半年,官方无任何解释

文字|科创财经汇 杨阳

编辑|周维

“有哪家公司的调整,是遣散90%的员工,只剩下10%的?”张浩对《科创财经汇》说。

张浩是暴风TV山西大区的一名员工。他告诉《科创财经汇》,他和暴风TV的400来名同事,已经被至少拖欠了半年以上的工资。今年4月,他们开始了向公司讨薪的历程,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包括他在内的很多人,在微信上收到了被公司“遣散”的消息。

暴风TV的运营主体是深圳市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是上市公司暴风集团(300431.SZ)。根据暴风集团2018年的财报,其11.26亿元的营收中,有9.01亿元来自于暴风TV的硬件收入。

5月下旬,暴风集团发布了一份公告,称暴风智能业务仍在正常运营,暴风智能目前对“行政、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但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

“睁着眼睛说瞎话。”张浩所在的暴风TV员工维权群里,有人愤怒地发了这样一句话。

根据暴风集团2018年度财报,整个暴风集团的员工总数为651人,主要子公司员工数量为506人。而据了解,暴风TV全国22个大区,目前都有员工收到了“遣散”通知。

也是从那时起,张浩与他的同事们,和暴风TV的管理层失去了沟通的渠道。而暴风TV深圳原来的办公地址深圳三诺大厦,已经人去楼空,只有一纸通知贴在紧锁的玻璃大门上,表示公司主体已然搬迁。通知上并未公布暴风TV的新址,落款时间是5月15日。

暴风TV被欠薪的大区员工们,直到被“遣散”后,还在继续对接客户的咨询和处理售后问题。而到上周,他们接到客户的投诉称,暴风的400售后客服电话已经无人接听,原本暴风产品的当地维修已经全部转为保后收费维修。据透露,深圳的“十分到家”家电服务,已经停止接收暴风产品的维修单。

暴风TV的产品运营体系已在停转边缘徘徊。这意味着它后续研发和融资能力,也将接受更大的挑战。

而更大的问题是,一旦暴风TV倒下,那么整个暴风集团,也可能面临崩盘危机。

暴风集团这个曾经创下A股连续30多个涨停的“妖股”神话,现在已经彻底破灭。

被“遣散”的员工

“打败暴风的,将是它自己的员工。”张浩说。

5月10日,大约十几名暴风TV员工,在深圳湾软件园拉起了条幅,要求暴风返还被拖欠的工资。据暴风维权员工表示,当天,暴风的承诺是“一个月内给结果”。而几天后,三诺大厦暴风TV的办公室门口却被贴上了封条。

据暴风TV前员工透露,目前被暴风拖欠工资的绝大部分员工已经提出申请劳动仲裁。在《科创财经汇》拿到的最近一份申请仲裁请求明细表中,其中的6名员工均是从去年10月起就被拖欠工资,截至今年4月,涉及金额共计超过32万元。

“一开始的时候说是下个月就发。后来就说公司正在变更手续,钱现在取不出来。我们一开始在等,但到过完年后还没有发出钱来,大家就感觉到公司不对劲了。”一名被欠薪的暴风TV员工说,“3月份开始,我们就全部一直在追问大区负责人。他们开始说,在月底会发给大家。”但到了3月底,暴风TV承诺发放的薪资并没有实现。到了4月,“大家就炸锅了”。

从4月开始,关于暴风TV欠薪、缺货的报道,不时见诸媒体。据《红星新闻》报道,有员工爆料称,暴风TV“线下渠道几乎歇菜四五个月,全国所有仓库的货已经基本上没有了。”爆料内容还包括,暴风智能在4月解散了工作群,并通知员工“新公司”成立后,他们可以选择留下或者离开。

据已离职的暴风员工透露,这家新公司名为“深圳暴风大耳朵科技有限公司”。根据企查查信息,该公司成立于今年4月10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人代表为刘苹,也是暴风TV的总经理。

张浩也透露,从5月起,暴风TV开始着手安抚欠薪员工。HR给每个人单独打了电话,要求他们办理自愿离职手续,并签署一份《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以作为欠薪证明,同时将劳动关系转移到暴风大耳朵去。

《科创财经汇》拿到的这份协议书中显示,其中提到了之前的公司对员工欠薪,却并没有提到新公司会承担偿还责任,以及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后,何时能够拿到欠薪。

所以,结果可想而知。“大家拒绝签署这份协议。”张浩说,随后,员工们推举代表来到公司交涉,却“没有人再理我们”。而且,他们仍然在被欠底薪的情况下正常工作,直到5月,他们开始陆续接到“遣散”的通知。

然而,维权的员工们,并不知道该如何和公司高层进行联络。“大区主管只有一句话:准备资料进行仲裁吧。”

据暴风TV员工透露,暴风TV内部已经下达通知:对于参与仲裁的员工,一律停缴社保;对于“不愿留下来继续奋斗的员工”,公司强制解除劳动合同,停缴社保。

张浩说,自己一边在申请仲裁,一边还在为着暴风“默默付出”。“直到现在,有客户咨询和要求处理售后问题,我们还是在给客户对接。”但是,公司已经告知他本月保险不给交了。“让我们有了新地方的就转走。但是转保险,就要有离职证明,要签离职合同。这是逼员工主动离职。”

张浩表示,从要求员工变更劳动关系,到办公楼搬家,令暴风维权员工们更为担忧的是,他们将最终成为被暴风“切割”掉的对象。“估计想一分钱也不给我们了。”一位暴风员工说。

另一位暴风TV前员工表示,听说“前段时间公司甩了一批货,各大区主管都拿到钱了。”

深陷“互联网打法”之坑

裁员、欠薪,以及声明公司还在继续“健康发展”,已经成为暴风“换汤不换药”的常态。

暴风和冯鑫早已登上过“老赖”名单。今年3月,暴风集团因劳动人事纠纷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冯鑫作为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也被限制消费。

而被公开的暴风集团失信信息项目是在2019年1月24日立案,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支付工资1.2074万元”,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3月9日,法院删除了暴风集团的失信信息。

在2018年中,暴风曾经历了一次裁员。到了年底,社交媒体脉脉上先后有自称暴风员工的网友称,暴风裁员的补偿款仍然还在欠账中。

一名暴风影音前员工告诉《科创财经汇》,半年前他从暴风北京公司离职的时候,他所在的研发组里,已经只剩下包括他在内的最后两个人。在离开时,他自己选择了放弃赔偿,“有的时候工资都拖欠,别说赔偿了。”

今年1月,暴风集团被曝出增加了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据暴风集团表示,这系公司与离职员工的劳动纠纷进入执行阶段,涉案金额共计69.04万元。

《科创财经汇》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进入2019年以来,暴风集团已列入被执行人名单16次,最近一次的立案时间为5月20日。暴风旗下的暴风体育,同样也多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

今年4月26日,暴风集团发布2018年年度财报。而这份财报的整体情况,可谓“惨烈”:全年公司实现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净利润-10.9亿元,亏损同比达到了-2077.65%。这意味着,在过去的一年里,它已经亏光了在公司之前5年内的所有净利润。

暴风集团表示,业绩的亏损主要是由于暴风智能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处于业务快速拓展期,成本费用增加;互联网视频业务竞争加剧,利润降低。

暴风TV用亏损换增长的模式,已经宣告失败。在暴风集团里,暴风TV是最主要的营业收入来源之一。在2016年时,暴风TV就已占据暴风集团总营收的55%以上。但同时,互联网电视的硬件业务,也成了快速消耗暴风资金的一个巨大的“黑洞”。

从2013年乐视开始切入互联网电视,这个行业就成为互联网企业竞争激烈的一个新的入口。暴风、联想、小米和微鲸等品牌,都试图从中抢下一块蛋糕。谁都知道做电视硬件单品是烧钱的,但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暴风不惜承担起巨大的亏损。

在2016年,暴风销售商品的毛利率达到了-15.29%;到了2018年,毛利率更是达到-31.97%。这也意味着暴风的硬件产品,卖得越多,赔得越惨。

暴风TV的营销策略和乐视类似,也就是当时流行的“硬件免费、内容赚钱”模式,即通过补贴增加出货量,通过软件和广告服务分成获利。

暴风集团CFO毕士钧曾对外透露,在2016年,包括硬件上的成本和营销费用,暴风TV的平均获客成本约为400元,而年用户平均收入仅为61元。冯鑫也曾经表示,暴风TV每台电视,会亏损大约300-400元。

暴风的期待是,随着互联网电视市场逐渐扩大,在用户增加后,获客成本和收入会在2018年年底左右逐渐达到平衡。

但是,事与愿违。2016年底,乐视资金链断裂风波爆发,同时也宣告着电视行业“互联网打法”的破产。乐视的倒下虽然留下了市场空间,但品牌力量更加强大的小米电视,不仅从传统彩电厂商的手中夺走了一部分市场份额,也将其他互联网电视品牌挤到了墙角。

在2018年,小米电视公布的出货量为840万台。暴风TV在2018年出货量只有70万台,甚至还不如上一年的84万台。

为了扩大销量,2018年4月,暴风TV甚至在京东发起了“65寸电视3999元”的促销活动,同时推出的,还有40英寸的暴风TV电视999元的低价活动。

低价确实带来了销量的增长。根据奥维云网(AVC)彩电整体市场月度全渠道推总分析报告,2018年4月,暴风TV的销量实现了同比602%的强劲增长,在全国彩电市场TOP10里,只有小米和暴风两家互联网电视上榜。

然而,除了硬件,没有更多“造血”业务的暴风,已经承担不起“割肉换取销量”的巨大成本开支。

但暴风集团却无法切割暴风TV。2018年7月,冯鑫反思说,暴风应该早点把精力都集中在暴风TV上。“2018年到2020年,我们内部和对外只说一件事情,就是暴风电视。”

在今年5月23日的声明中,暴风智能仍在表示:“不会放弃市场前景广阔的互联网电视行业,未来将通过精细化运营改善经营状况。”

但在更多的维权员工眼中,这只是暴风试图稳定市场的手段。

暴风当初下注的VR和娱乐内容等赛道已经纷纷失利。互联网电视是暴风仅剩的可以翻盘的机会,却也是一个“骑虎难下”的局面。

被“风口”吞噬

当年上市之初的暴风,也曾风光无限,但上市却成为暴风走下坡路的开端。

冯鑫或许是市场营销的高手,但他在资本运作上的短板,与暴风不断追逐风口的战略一起,将暴风拖入了如今的境地。

2015年3月,暴风科技上市。在当时A股牛市的背景下,40天里,暴风一路拿下30多个涨停,股价从7.14元的发行价一度飙升至327.01元,市值超过360亿元。在暴风内部,曾诞生过10名亿万富翁、31名千万富翁和66名百万富翁,冯鑫的个人身价当时也超过了100亿元人民币。

这是冯鑫第一次感受到资本的威力。他在一次媒体采访中曾说过,在上市之前,暴风一直过的都是“小米加步枪”的日子。

暴风的主要产品是暴风影音,虽然在PC时代暴风影音一度拥有70%的市场占有率,但主营业务也因此显得单一。

在上市之前的2014年,暴风的主营业务收入仍有98%左右都是靠暴风影音的广告发布及推广业务收入,每年的营收大约4亿元左右。

当时的互联网视频行业,正迎来了用户付费时代的崛起。扩大会员、进行版权采购、采用点播付费,逐渐成为视频行业的主流模式。而为了满足IPO的三年盈利要求,在上市之前,暴风也过了几年勒紧了腰带的日子,并没有大规模在内容采购上烧钱。

和国内拥有强势背景的三大视频网站相比,暴风无疑相形见绌。雷军就曾说,冯鑫选错了战场。作为金山“老人”,冯鑫在认真学习了雷军和小米之后,表示他领会了如何“顺势而为”。

上市后的暴风,开始着手寻求符合“风向”的全新业务增长点。2015年1月,暴风魔镜项目组独立成立子公司,主打暴风的VR业务。同年,暴风集团花费1.35亿元收购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用来做互联网电视,也即是暴风TV。此后,暴风统帅经历了多次更名,在去年年底,完成更名为暴风智能。

冯鑫的计划,原本是一盘大棋。2016年,暴风科技正式推出了全球“DT大娱乐”战略,即在原来发展互联网视频业务的基础上,进行VR、智能家庭娱乐硬件、在线互动直播、影视文化等业务,同时也试图布局O2O、云视频、游戏等。

从VR、智能硬件到内容生态,每一个风口,暴风都不想错过。但最终,它却没能抓住任何一个。

2016年3月,暴风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定增和支付现金方式,收购甘普科技、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三家公司,业务涉及游戏、影视制作和发行等。这次交易的总额约为31亿元。

但就在当年5月,证监会叫停上市公司跨界定增,涉及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6月,证监会发布审核结果,暴风科技定增购买资产的申请未获通过。而为了完成这次交易,冯鑫已经将大量的时间都耗费在了上面。

这次定增的失败,意味着“DT大娱乐战略”里重要的影视内容一块,还没有起步就宣告折戟;同时也让暴风错失了在股价高点时的融资机会。随着A股市场环境的变化和暴风股价的下跌,在2016年9月,暴风又向证监会申请了18.42亿元的定增,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暴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比最大的差异和能力应该是通畅的融资和并购渠道。”冯鑫在2018年的反思中也总结,“但由于我和团队在这方面零经验,能力也很差,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融合和并购。”

为筹备资金,冯鑫只能不断地进行个人股权质押。在暴风上市后的四年中,冯鑫累计质押了29次,单单2017年上半年,就质押了12次。

作为暴风VR落地和大娱乐拼图的另外一块试验田,2016年6月,暴风体育成立,并在成立不到100天内,即拿到了A轮的2.04亿元投资。

但在投资方面,暴风再次走了一步错棋。为了获取体育版权,在2016年5月,暴风就通过和光大证券一起成立的浸鑫基金,斥资52亿元收购了英国体育版权方面知名公司MP&Silva公司65%的股权。其中,暴风出2亿,光大出资6000万元,通过撬动其他出资方募资50亿元。双方约定,一年半内由暴风上市公司接盘,浸鑫基金完成退出;如果亏损,优先级合伙人们作为债权人要优先收回投资。

但这笔巨资投入,在两年后却打了水漂。MP&Silva经营陷入困境,于2018年10月正式破产清算。这笔债务,也为暴风的财务危机埋下了“雷”。

今年4月,光大证券宣布2018年净利润大幅下跌96.6%,而这主要因为浸鑫基金投资失败,使得光大证券一举计提了15亿元损失。

据《财经》报道称,光大证券认为这笔债务暴风应该负责,为此准备起诉暴风。光大证券曝出的优先债权方的投资,就有35亿元之多。而暴风集团的市值,截止到目前也不过只有23亿元。

暴风同样没有迈过去的是VR产业的坎儿。VR行业的风口在一年内迅速降温,消费级VR市场本身由于产品和生态的限制也一直没有发展起来。2016年10月,暴风魔镜大规模裁员,原本500人的规模,缩减了一半。

而为了获取暴风魔镜的高估值,在融资时,冯鑫签下了对赌协议。暴风魔镜的失败,导致中信资本在2018年申请冻结了冯鑫最后剩下尚未质押的327万股股份。

2018年7月末,公司副总经理吕宁宣布辞职,对外理由是“个人原因”;之后的10-11月,暴风证券事务代表赵娜、监事会主席李永强、首席财务官姜浩三人纷纷宣布离职。

现在,冯鑫一人身兼多职: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他既是暴风集团的法人,同时也在担任着董事长、总经理和董秘的职务。

从对“生态”的布局,到“硬件免费”的模式,多年来,暴风都不可避免地被人和乐视网联想到一起。

想当年,冯鑫在宣布准备收购稻草熊等三家公司的发布会上,还激情演唱了一首《野子》,和几周前乐视生态年会上贾跃亭所唱的,正是同一首歌。

5月10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深交所决定自5月13日起暂停乐视网股票上市。暴风,也在悬崖的边缘徘徊。

(文中张浩为化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