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原创 秦可卿和贾珍两情相悦?王熙凤被称“脂粉英雄”,暴露宁国府冤案

秦可卿死后,作为公爹的贾珍异常悲伤,曹雪芹描述他“如丧考妣”,如同死了爹娘一样悲伤。

至此贾珍和秦可卿的不伦之恋呼之欲出了。对应秦可卿死前,家奴焦大骂的“爬灰”,贾珍和秦可卿之间有超越公媳的亲密关系基本可以确认。

那么问题来了,贾珍和秦可卿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是两情相悦吗?

“源易缘”认为不是的,秦可卿对这件丑事是被迫的,而不是有的红学家说的,秦可卿在贾家地位超然,甚至可能是某位亲王留在民间的公主。

这在书中的很多细节里都有体现的,比如宝玉和秦钟闹学堂一节中,金荣的姑姑上门为侄儿讨公道,原要质问秦可卿的。因秦可卿病着,且贾珍和尤氏非常维护儿媳才作罢。

如果秦可卿真是身份尊贵的公主,连王熙凤都要巴结的金荣姑姑,敢盛气凌人地来找秦可卿讨说法吗?显然不可能。

事实上,秦可卿和贾珍的关系,曹翁通过贾瑞对王熙凤的不伦之情已经透露出来了,只不过用了映射的写作笔法。

贾瑞觊觎凤姐:不伦之举隐写天香楼事件

贾瑞这个人物在全书出现得很奇怪,他并不是宁荣两府的人,在贾家这个拥有两座国公府第的家族,他本身地位十分低下。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物竟然毫无来由地觊觎起荣国府后宅的当家人王熙凤来,并且这件事后,贾瑞就死了,与宁荣二府再无瓜葛,站在曹翁的角度,这个人物到底是什么作用呢?

其次,秦可卿死前病重期间,曹翁并没有写秦可卿和贾珍之间的纠葛,而是穿插写了贾瑞对王熙凤的觊觎。要知道凤姐是嫁到贾家的媳妇,贾瑞这种举动属于不伦之情。这一点和贾珍是一样的。

再者,脂砚斋说道秦可卿死后,贾家人的反常表现:

曹雪芹是怎么“不写之写”的,应该就是把秦可卿天香楼上的事隐去,因为涉及真人真事,天香楼事件被删去了,代之用贾瑞对王熙凤的不伦之举做映射。

换言之,贾瑞这个人物是删去天香楼事件后,作者加上去的,这也就解释得通为何会安排贾瑞这个人物短暂出场了,他的出现一个很大的作用是就是补写秦可卿天香楼的。

秦可卿临死托梦:“脂粉英雄”王熙凤干了一件大事

秦可卿临死托梦王熙凤,主要内容是嘱咐凤姐要为家族衰败早做准备,避免到时后手不接。

关于秦可卿给王熙凤托梦的内容,“源易缘”一直非常奇怪,按说秦可卿年纪轻轻死了,并且种种迹象显示,她的死是非正常死亡,那么她向闺蜜王熙凤托梦,为何一句都没提自己的死因,难道这不才是她真正关心和要传递的内容吗?

按照脂砚斋的说法,曹翁是有意删去天香楼事件的,那么秦可卿的托梦内容应该也是有删除的。

但是曹翁还是在一处细节对读者有引导的,让读者明白,王熙凤的一个经历就暗伏着秦可卿和贾珍之间的关系:秦可卿是被强迫的,并非是你情我愿的。

秦可卿称王熙凤是脂粉队里的英雄,可见,秦可卿自认为也是比不过王熙凤的,但从秦可卿对王熙凤的临终嘱托来看,秦可卿的管家能力和见识应该远在王熙凤之上。那秦可卿是在哪方面不如王熙凤呢?“源易缘”认为就是在应对男女恋情上,王熙凤敢爱敢恨,这在古代是很了不起的,而秦可卿就做不到。

面对贾瑞的觊觎,王熙凤雷厉风行,制死了他,虽然手段狠毒,但一定程度上是对自身权利的一种捍卫,而秦可卿就做不到。

天香楼上的隐事:秦可卿被冤杀致死

前面说到,贾瑞对王熙凤的不论之举是对秦可卿和贾珍的畸形关系的隐写:贾瑞对王熙凤产生不伦之念照应贾珍对秦可卿的非分之念,而王熙凤有手段摆布贾瑞,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而秦可卿显然是不能的,也暗指秦可卿在这段畸形关系中是身不由己,是被强迫的。

贾瑞在得不到王熙凤后一病不起,通过风月宝鉴镜与镜中王熙凤巫山云雨,而反面却立着一具骷髅。

“源易缘”认为这种情节安排也许正是隐写天香楼上发生的隐秘事件:贾珍之前对秦可卿只是觊觎,并没有得逞,直到天香楼上,贾珍机缘巧合下与秦可卿相遇,强迫秦可卿做了不该做的事,致使秦可卿悬梁吊死,更有甚者,秦可卿是被他人吊在房梁上制造了自杀的假象的,这可以从金陵十二钗正册秦可卿的画册上透露一二:

从秦可卿这幅画上可以看出,秦可卿最后的形象是吊死的,但看她吊死的环境:高楼大厦,一个生病的女子如何将自己吊到绳子上去的?这极有可能是他人将秦可卿吊死的。

所以,有人说王熙凤对贾瑞太狠,活生生把一个男人逼死了,从女性的角度来看,在古代,王熙凤制死贾瑞的情况不容易发生,但秦可卿无力反抗的倒是多见,只是可惜秦可卿这样一个才貌绝伦的女子就消陨落在强权男子的手里,最后还落得一个不伦之名,实在是冤枉。

就此话题,您有什么看法和高见,欢迎留言。

参与书目:《脂砚斋评石头记》《红楼梦》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